嘟嘟月

【all叶】不良少年▪11

慕瑾:

38


叶修一手敲到还委委屈屈流着眼泪的黄少天的头上,没好气地驳回了黄少天的请求:“你也别给我在这委屈,你自己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坐这儿好好反思。”


黄少天吸吸鼻子,从叶修桌面的纸巾筒里抽出一张纸巾擦擦眼泪,红着眼睛喊冤:“我哪里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了!”


叶修一面打开存有学生信息的文档,一面鄙视黄少天:“你自己也没换位思考过,你爹妈天天累死累活的你有去关心吗,你就觉得自己付出得多,但其实你的错也有。当然了,还是你爸妈责任更大。”


“哼,我这不年纪小嘛。难道每次难过前我都要问问自己我爸妈对我有多好吗?”黄少天的眼泪慢慢干了,就剩眼睛还红彤彤的,看起来更有少年的脆弱感。


“你应该问。”叶修找到了黄少天妈妈的手机号,便输入到了拨号盘里,“他们一定也为你付出过不少,只是你光顾着自己的难受而故意忽略了,再敷衍再冷淡的父母,内心大抵还是爱着孩子的。”


黄少天看到叶修非常有效率地已经打起了电话,并乖乖地不出声,学着叶修说的去回忆那些他刻意忽略的父母的好。


电话打通了。叶修按下免提键,黄少天母亲的声音传出来,带着一股子在故意掩饰却掩饰不住的疲惫感:“喂?谁啊?”


黄少天的心跳加速了,他听出了妈妈声音里有哭腔,以前她对他抱怨父亲如何不好、生活如何辛苦、自己如何没有希望时也带着这种哭腔,只是次数很少,仔细一想,起码母亲从来没有试图把自己的痛苦让黄少天也一起负担。


叶修开口说话:“少天妈妈您好,我是少天的班主任,有些话想和你说。”


黄少天屏住呼吸,深怕自己妈妈心情不好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幸而黄少天母亲对着外人还是客气的,虽然对叶修这个老师因为晋老师模糊的概述而有了偏见,但她还是礼貌地询问怎么了,黄少天又惹祸了吗。


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嘴抿起憋笑,那神情看得黄少天只想一巴掌过去。


叶修咳了咳,说道:“并没有,少天这孩子虽然很皮,但也不会无端端惹祸,除非是别人先对他做了不好的事。”


少天母亲愣了愣,随后叹息道:“那为什么晋老师说少天又惹祸了,说他在人老师们开会时闯进去,还顶撞老师?老师,你现在是少天的班主任,但你无需包庇他,我的孩子是什么人……我比谁都清楚。”


黄少天一头倒在桌子上,无言以对。他刚刚记起来其实他的爸妈也还是不错的,起码他说想吃什么,他们会做,他需要新的衣物了,他们会主动买。唯独就是死不承认自己有错这一家长的通病让黄少天很讨厌。


叶修收起了玩笑的表情,冷声道:“你真的了解吗?”


少天妈妈语气也有些愤怒了:“我不了解难道你一个新来的老师了解吗?”


“那就问你最简单的,黄少天中考是多少分?是以第几名进入这个学校的?在高一时他重点班还是普通班?他和校篮球队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叶修一字一顿的问,仿佛用利刃一刀刀剖开对方虚伪的面目。


“中考是六百……六百多分,第几……啧,”黄少天母亲懒得回答了,“这么久的事又有谁会记得?重要吗?”


黄少天看着叶修,叶修却不看他,盯着手机微微皱眉,语气慢慢加重:“黄少天中考678分,以第四十八名的名次进入R中,高一时他在重点班,他所在的校篮球队打进了区赛的决赛,是区里的第二名。”


少天母亲暂时沉默了,叶修还要继续说:“这些学校里不少人都记得,唯独当事人的父母会忘记。这么说来,你一定也不记得了你们在黄少天小时候陪不了他,让他孤孤单单一个人,可他还会体谅你们,会学着电视上的喜剧演员那样扮好笑来逗你们,让你们开心一点吧?”


黄少天母亲声音有些发抖:“……他和你说的?”


叶修不回答她的问题,兀自说下去:“那你应该也不记得黄少天在你们老是抱怨说话压力大后开始认真读书,成绩越来越的事了吧。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父母就是他的导向,你们可以让他前进,你们也可以让他堕落。你们在他为了你们能多笑笑而努力时只看到了自己的辛苦,将孩子的优秀当成理所当然……恕我直言,你们并没有给他优秀的基因吧,他曾经会有这么好的成绩,你以为靠的是什么?”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话!我怎么管教孩子还轮不到你来教!”黄少天妈妈愤怒,声音骤然拔高。


“少天妈妈,”叶修轻声说,“你记不记得你以前是怎么被自己的父母对待的?”


黄少天妈妈一愣:“什么?”


叶修说:“我想你一定试过在你的母亲责骂时心想以后我一定不要让我的孩子怎么委屈吧?说不定还想过以后有孩子了一定要好好疼他,对吧?”


黄少天母亲不说话了。


“你做了吗?”叶修诘问,“工作、生活、没时间都是借口,只是去抱抱自己的孩子,听他说说自己的事,需要耗费多少时间?你与同事抱怨孩子不听话的时间都够你带着少天出门吃顿早餐了。”


叶修的语气冰冷:“可你做到了吗?”


黄少天紧紧盯着叶修,攥紧拳头。叶修的表情看起来是生气了,为了他的学生不被关心而生气。这样的认知让黄少天心跳更快。


“我……这……”面对叶修如此强势的问话,少天妈妈说不出话来了。


叶修放软语气:“其实很多父母都像你一样,总是不经意间忽视孩子所做的一切。你们也曾经是你们父母的孩子,也曾经有过被冷落的悲伤,现在甚至不需要你站在黄少天的角度去思考,你只要回忆一下小时候的你,或许你就能明白为什么黄少天会越来越叛逆。”


“我只是个小小的老师,但我尚且不忍看着黄少天流泪。你是他的亲母,你看着孩子哭泣的脸,你会不会难受?”叶修问道。


电话那头安静了很久,最后传来带着泣音的一声:“我……我明白了。”


没有父母会不怜惜自己的孩子,孩子落下的每一滴泪都是捶打他们心灵的手,一下下地落下,疼的到底是自己。


“我会努力教好黄少天,不出意外,这个学期的学业水平测我就能让你看到他的进步。”叶修坚定地说,“我也恳请你再多关爱些少天,再大的孩子面对父母时都会有写胆怯,不要再让他伤心了。”


黄少天闭上眼睛,听到妈妈带着哭腔说了句好后,眼泪又比之前地流下来了。


“但是少天闯会议室到底是怎么回事……哦哦,是误会吗?”一边听着叶修的解释,少天妈妈一边还是颇为担忧,“我还以为是谁带坏了他。老实说我不觉得晋老师说的你作为新的老师教不好学生这一点是对的,我只是觉得少天班上的大环境不好……我怕他又被谁带坏了……像那个同性恋什么的……”


叶修本是表情已经恢复懒散了,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猛然睁开了眼睛:“什么同性恋?”


黄少天也听到了母亲的话,他见叶修似乎不知情,便拿过一支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三个字:“周泽楷”。


叶修愣了愣,黄少天母亲也为他解释:“是不是因为你是新老师所以不知道?就是那个周什么的孩子,是个同性恋,后来因为打架去的你们班吧?总之不管怎么听……都不是个乖学生。”


叶修挂下电话时指尖竟然微微发抖。


黄少天看他脸色不对,也不提自己的事了,询问叶修道:“老叶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小周以前是一班的学生吧?”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想起了之前一班班主任误会他和苏沐秋是同性伴侣时那如临大敌的眼神,只觉得心跳在一瞬间停止了。


“是啊……”黄少天突然不敢说话了,因为叶修的表情平静,但眼神却蕴满悲伤,看起来状态太不对了。


“你说一个学生这不入流的性取向连别的同学的家长都知悉了,那他本人在这学校是怎么样的存在?”叶修想起周泽楷疏远的目光,清冷的语气,一副除了身边几个朋友外就再也不会信任或亲近任何人的模样,这时候他总算知道为什么了。






39


R中有校运会的传统,通常非常惨绝人寰地放在第三周,也就是放在都一个月考前,校方大抵是想营造出一种让学生玩得提心吊胆的氛围,满足他们的变态心。


虽然校运会是在第三周的星期四五,但是不少班级在第二周即将结束时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尤其是九班这种无心向学班,因此星期五的晚修时间,叶修和楚云秀一起躲到了操场边的草丛后面紧张地吸一口烟企图飞升成仙,学生会主席苏沐橙亲自为他们看风。


叶修一面看着辛苦忙碌在布置大本营的学生们,一面惬意地吸烟,自认为已经感觉到了世间的全部美好。


“爽。”他感慨了一声,“果然还是芙蓉王好,是我童年的味道,软中华我真的吸不惯。”


楚云秀懒得吐槽他那个“童年的味道”,问了句:“那你干嘛要买啊,嫌钱多?”


“那是我弟弟孝敬我的。”叶修说。


“真好。”楚云秀羡慕极了。


“好个屁,”叶修说,“那厮趁我睡觉偷亲我,被我当场抓获,肯定得给点表示才行。”


楚云秀鄙视:“被自己弟弟亲有什么问题?真的是小气死了。”


“被和自己同龄的双胞胎弟弟舌吻你说有什么问题?”叶修看了楚云秀一眼。


楚云秀张大嘴,芙蓉王掉落在地:“……这、这……了不得啊……”


苏沐橙听不下去他们的吹牛逼,指着一个方向叫叶修看去:“是周泽楷。”


叶修便抬头看,正想说周泽楷怎么了,天天见呢,就发现周泽楷身边围着几个有些眼熟的男生,笑得一脸阴险。


叶修直觉不对,脑海里迅速回忆起了那天黄少天告诉他的有关周泽楷的所有事情。


“事先声明,我也不是知道的非常清楚,大多都是学校里传开了的。”那天黄少天脸色凝重地说道,“一开始的周泽楷不是现在这样的,是很软也很腼腆的,你看你一开学时逗逗他就让他脸红成那样就知道了。”


叶修缓缓站起身,又见那几个男生中的一个笑着推了推周泽楷的肩膀,语气却嫌恶:“听说你开学第一天就骚扰男老师啊?这么饥【隔开】渴的吗?还嫌不够恶心别人吗?”


黄少天的话在脑海回放:“但是周泽楷帅嘛,成绩也很好,校园男神级别,总是不经意间就招到很多女生的喜欢,特别是他们以前一班女生少,但几乎都暗恋他,这就搞得其他男的很不爽。特别是有一个还有女朋友,他马子也是个婊,居然因为看到周泽楷就想出轨了,还说什么她一定会泡到周泽楷,叫她男朋友这种臭屌丝不要再缠着她了。”


那边的周泽楷没有说话,冷冷地看了推他的人一眼,而后就转身准备离开。


“别走啊你个死基佬,”另一个男生一把扯住周泽楷,“一边勾引别人女朋友一边又盯着男人的屁股,你怎么做到的,教教我们呗,我们也想试试两边爽。”


叶修将烟夹在手上,深深吸了口气,又想起了黄少天的话。


“惨的是那些看不爽周泽楷的人,包括那个女朋友单方面宣布与周泽楷在一起那个男的,都和周泽楷一个宿舍。”说这话时黄少天都表情揪在一起,颇为心疼,“于是他们表面上假装和周泽楷好……这个是我猜的,不过应该差不多了,背后却偷偷找周泽楷的弱点,想搞臭周泽楷的名声。”


“他们成功了。”黄少天轻声说,“因为周泽楷信任了他们。”


因为以为这些宿友是真心将他当成朋友的,于是在又一次被调笑说好多女孩子和你表白你怎么不找一个在一起之后,周泽楷紧张地看着他的宿友们,轻声说出他的秘密:“……我不喜欢女生,不要告诉别人。”


而后周泽楷迎上了宿友们差异而嫌弃的目光。


他想分明之前这些人都表示过不在意性取向,分明这些人之前都这么照顾他,为什么现在却露出了这样伤人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啊……”一个平日自称周泽楷老铁的男生撇着嘴说,“真够恶心的。”


世界天崩地裂,言语成了毁天灭地的陨石,狠狠在周泽楷的心上砸出大洞。


不到一个星期,周泽楷是同性恋的事就被传遍校园,正是从他最信任的室友口中传出的。


这个国家的思想的开放程度还不够能支撑同性恋学生在校园里昂首挺胸地行走,太多人无法接受这样一个英俊优秀是少年竟然和他们不一样的事实,他们因异类而排斥周泽楷,也因无法得到周泽楷而企图让他不好过。


那些异样的眼光和嘲讽的话压着周泽楷的脊骨,逼迫这个十七岁的少年弯腰,承认他有罪。


叶修看着周泽楷抬起手一拳打到抓着他的那个男生的脸上,终于迈开了步伐,耳边还有最让他想吐的一段话在耳边重放。


“最恶心的是高一的期末考后,我们都还留着学校,这时候学校管的松,一体机可以借给我们在教室里看电影,所以在那天,一班的几十个男生趁着周泽楷在班里时将门窗全部关紧,把他按着坐在座位上,在一体机上播放了一部……GV。”黄少天说出来都觉得脏了自己的嘴,“他们想看周泽楷勃【隔开】起,这样就能彻彻底底地嘲笑他,践踏他的尊严。”


之后的事不言而喻。


彻底心死的周泽楷顶着几个人施加的压力站了起来,举起身边的椅子,也不管是谁,直接朝着某个方向就狠狠砸了下去。


看着同学的额头流血时周泽楷面无表情,他把椅子随便一扔,然后就径直走出了门口。


再然后,既是同性恋又打了人的不良少年周泽楷一面听着那些老师个女生们的叹息,说这么好的男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一面走进了九班。


乖巧害羞会愿意相信别人的周泽楷被杀死了。






40


“你他妈居然还敢打我!”被打的男生朝周泽楷扑过去,露出狰狞的一张脸,指着自己额头上一块疤,“你害我一辈子都要留着这个东西!就是你这个垃圾那时候拿椅子打的!恶心死老子了!”


“活该。”周泽楷躲开他,说道。


“去死吧你!”一个人从后面朝周泽楷挥了拳头,周泽楷察觉到了,正要躲开,侧面又有人送来了一脚。


叶修的烟夹在手里,冷着一张脸,快步朝着周泽楷走去。


楚云秀愣住了,随后连忙大喊一声:“你去干嘛啊!”


那几个男生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健壮的人,周泽楷自己就可以解决他们,楚云秀担心周泽楷发现叶修看到了他和这些男生间的对话难免对叶修产生什么芥蒂,这样叶修一直的努力可能就要白费了。


叶修头也不回,火光在他的指间明灭。他的语气冷淡,说了句简简单单的话:


“让他们闭嘴。”







🌸🌸🌸


哈哈哈哈哈你们想我了吗!(此处必须回答想了)


完了,几天不见你们居然就纷纷出轨,这样冷落了糟糠之瑾。心灰意冷,蹲在墙角,嘤嘤嘤。

评论

热度(9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