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月

【all叶】不良少年▪5

慕瑾:

16


当着学生的面被命令显然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竟然有一种已经习惯了的感觉。


他定了定心神,示意周泽楷松开手,而后朝讲台走去,一边还问着:“韩老师有什么问题吗?”


好歹是师兄弟,韩文清还没坏到一点面子也不给叶修留。他敲敲身后的一体机屏幕,说道:“来开一下,我不太会用。”


叶修暗暗鄙视。


一个刚从市重点中学过来的年轻教师怎么可能不会用一体机,他看韩文清就是在为难他胖虎。


鄙视归鄙视,本着大家以后就是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想法,叶修还是乖乖地去给韩文清开了电脑,再拍拍韩文清的肩膀,对大家说:“好了,接下来的课堂就交给韩文清老师,你们都给我好好听课啊。”


大家看看一脸凶狠的韩老师,再看看笑得没心没肺的叶老师,一下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尤其是目送叶修一步步离开教室的过程,就如一杯热水浇到冰块上,巨热一点点啃噬掉冰块本身的温度,消逝的固态水发出了微弱无力的悲鸣的过程一样让人痛心。


虽然才认识叶老师两天不到,可9班同学们却突然发现他们是如此地眷恋依赖叶老师。


“窗帘拉上。”韩文清突然冷声道,“开始上课了。”






17


第一节课刚过一半,早上只用上某个班的最后一节课的慕老师就提前上班了。


叶修正在检查课件,见到邻桌来了就想打个招呼,可话还没说出口,慕老师就急匆匆地发出了询问:“你们9班今天集体魂穿了吧?”


三十多岁的看起来还挺严肃的女老师说出魂穿这种话来倒是让叶修先愣了愣,但是他也没有奇怪太久,反而比较在意自个儿学生又捅了什么篓子,于是问慕老师发生了什么。


“他们太乖了吧!”慕老师摆出多啦A梦惊讶表情,“我刚刚经过9班后门,看到今天你们班居然没有一个人睡觉,反而个个看起来都非常认真,我还不信邪,走到前面又转头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是真的很认真,神情还有些肃穆的那种,这是发生了啥?”


听到肃穆这个词叶修差点就喷了,他拼命克制住想要一窥自己学生瑟瑟发抖的丑样,随后对慕老师解释道:“是这样的,9班的语文老师换成了之前我们市很出名的那个韩文清老师,韩老师带的班普遍成绩好,估计是有什么特殊手段吧。比如说他英俊的脸。”


“哦哦。”慕老师点头,“那挺好的,要是能把9班带起来那就惊艳全场了。”


“当然能带起来。”叶修毫不谦虚地说。


慕老师却没有叶修这样的自信,她的阅历更丰富,像9班这样的问题班光是矫正风气都是大难事一件,更不要说还得让他们好好学习去超越优班了。


但是她也不打击叶修,笑着点了点头,说加油。


简单地说说话后办公室就归于宁静,唯有叶修敲击键盘和慕老师收拾桌面制造出了一点小小的动静。


慕老师起身扔了个垃圾,再回座位准备坐下时眼睛一瞟,正好看见了叶修的电脑屏幕,白底配红字的直男风味PPT,上头正儿八经两个大字:集合。


慕老师一愣,她虽然数学非常差劲,但当老师耳濡目染这么多年也知道这是数学必修一的内容,应该是高一上学期学习的部分,为啥叶修现在却在制作这个课题的课件?






18


韩文清和叶修一起趴在校道边的石凳上,画风像黑帮老大与他的糟心小弟,惹得路人们频频回头。


这会儿正事第二节课下课,是做课间操的时间,但因为昨天下了雨地面湿滑,于是早操暂停,不少学生就跑下楼去放松。


“其实下来玩的大多是高一新生。”叶修观察了一阵之后总结道。


“高二制度太严格,重点班的人不出班门,普通班的也不好意思出来乱逛。”韩文清也道。


“但是我们9班的学生就不一样了。”叶修挑眉,看着在篮球场上笑着挥洒汗水的9班男孩们,再抬头看着窝在天台上自以为隐秘地在抽烟的楚云秀,表情颇有些骄傲。


“就像一群刚初中毕业的孩子?”韩文清问。


“放屁。”叶修甩他白眼,“是有青春活力,想要应战高三就得有过硬的身体素质,否则很容易病倒的。你看我的学生们就知道这个道理,重点班的老师反而不重视。”


“他们其实是不想学习。”韩文清一语道破。


“我看你韩文清是在针对我皮卡修。”叶修拍凳,“我当年不就是把尖叫鸡放在你屁股下、不小心在你论文快写完的时候碰到了你电脑关机键还有在你的豆腐脑里面放糖吗,有没有必要记恨这么久,太小气了老韩。”


这些破事不提还好,一提韩文清就想一巴掌甩叶修尻上,他强忍怒气,忍到额上青筋都起来了才控制住了手。


“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玩的事。”叶修转移话题,指着篮球场的方向,示意韩文清看。


篮球场上最显眼的那个人就是身高已经接近一米八的周泽楷,他本就长得俊美,这会儿刚运动完,汗水打湿了头发,校服也紧紧贴着身子,显出了劲瘦的腰身和若隐若现的胸肌腹肌。


他双手撑在膝盖上,微微喘着气,汗水顺着他的脸侧滑下来,他却浑然不在意,目光紧紧钉死在移动的篮球上,眼神锐利似猛兽。


篮球场边上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尖叫声,高一的女生们红着脸兴奋地交谈着,有些还悄悄摸出手机来偷拍,心中的校园男神依然确定人选。


也有一些下来看热闹的高二女生,有的也是满脸通红,有的却面露鄙夷,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这些尖叫的女生,仿佛非常看不起她们。


她们毫不客气地说:“再帅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拉低级平均的人,我都不懂有什么好看的……”


优生因努力而骄傲,他们付出了非常多汗水才有了优异的成绩,才能让整体成绩看起来漂亮。对于拉低了他们水平的差生,他们只觉得自己的努力都被当成无谓的事物被践踏了,因此他们厌恶差生也无可厚非。


不巧的是周泽楷听到了她们的话,因此他微微测过脸,直直地看着说他坏话的女生,眼皮垂下一点,上齿轻轻咬住下唇,一副委屈却无可奈何的可怜表情。


于是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几个女生的身上,有的人目光愤怒,有的人轻轻嗤了一声表示不屑,有的直接冷冷地开口讽刺,说现在成绩早就不能代表一切了,不要太目光短浅了。


几个女生寡不敌众,也因为周泽楷那个表情触到了她们心里柔软的地方,她们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地溜走了。


高一女生们大声喊好,而后更加兴奋地为重新开始打球的周泽楷鼓气加油。


围观全程的韩文清沉默了。


“发现了吗?”叶修笑眯眯地说,“小周虽然话不多,但不是什么不懂人心的家伙。他知道怎么能利用好自身的优势去鼓动群众为他解决掉对他不利的事物,而不是自己动手,毕竟他也很清楚和别人费口舌不是他的长项。他才这么小,就是一个调控场面的好手了。”


“你再看这边。”他又指着足球场,黄少天正拉着几个普通班的人一起踢球,他满脸阳光的笑容,却在对手截了球的一瞬间露出了冰冷至极的表情,但那只有一瞬间,下一秒他咧嘴笑了起来,虎牙都露出来,可爱又有活力。


就在韩文清思考叶修想叫他看什么的时候,黄少天突然冲了出去,以极快的速度绕到刚刚抢球那人的身前,用青春无敌的笑容迷惑住了人家,自己趁此机会劫了球,又笑嘻嘻地送给了队友。


韩文清微愕。


“刚来第一天我就发现了,他表面上是个话痨,看起来没点心眼,但其实他的喜怒完全不行于色,他内里非常排外,也非常冷静,必要时他的手段也能凶狠到极点,但他总能笑得这么灿烂,让人放下防备。”叶修说,“你说这是普通的十六七岁孩子吗?”


“你以前也差不多这样吧。”韩文清说。


叶修嗤笑:“哥又不是普通的高中生。”


韩文清将大学里学到的教师必须具备的一百种美好品德默背了一次,这才控制住了暴打叶修的冲动。


“还有一个孩子非常有意思,叫王杰希。”叶修说,“他现在成绩是咱们班最高的,年纪排名也到了前百,是班里的学习委员。”


“为什么他会在这个班?”韩文清问。


“因为他逃课次数太多,一开始年级前十慢慢滑到了两百后,然后他自己提出了转班到我们班。”


韩文清皱眉:“逃课?为什么?”


“应该是和他的家庭有关系,我还没搞清楚,但我清楚的是他是为了不拖累原本的重点班的成绩而离开的,现在他不愿意离开9班,是因为9还没有变好。”叶修眼睛带着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未来是个优秀的人民教师。”韩文清斩钉截铁。


“……”叶修无语,“是人家有着超越年龄的责任感,他那双眼睛去当老师大概会有和你一样的震慑力。”说完拍拍心口,“反正我的小心肝是颤了颤。”


韩文清远离叶修,生怕叶修惨死于岗位上。


“还有楚云秀和孙翔,偏科型选手,特别是孙翔那货,去年期中数学只考了七十四分,结果文科排名去到年级前五十,因为他语文一百二十七分,甩了第二名五分,文科的其他成绩也不错。”说着他表情遗憾,叹息着,“然后期末他数学拿了十四分,光荣来到亲爱的九班。”


韩文清:“……”


叶修再叹一口气:“所以他现在是我的课代表了,我要让他日日面对他讨厌的数学,逼迫他直面恐惧,然后……”


韩文清:“打死数学老师?”


叶修:“……成功突破自我。”


叶修撸袖子:“我说韩文清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来,我们安安静静地打一架。”


韩文清盯着叶修那身板,诚恳道:“我还不想坐牢。”


叶修干笑着转移话题:“所以我想说的是,这些孩子让我看到了很多希望。他们分明都有非常过人的地方,以前的成绩也不差,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如果找出来问题他们会不会得到改变?他们会不会成为优秀得让人惊叹的学生?”


韩文清看着他,不说话。


“我们来帮他们惊艳全场吧。”


叶修朝着韩文清伸出拳头,笑着对韩文清喊了句:“学长。”


韩文清勾起嘴角,举起手,和叶修碰了碰拳。


两个人的笑容可怕得就像在进行什么肮脏的交易。






19


第三节课开始了,9班上数学课,于是叶修踩着铃声来到了班级。


刚走上讲台 叶修就劈头盖脸地来一句:“同学们,和大家交待一下,我们这次月考的范围大概是必修三的一二章节。”


数学不好的孙翔同学第一个不服:“我们才开学第二天!”


“课代表闭嘴。”叶修冷漠地说,待看到孙翔憋屈地拿出必修三的数学书翻看起来才进入正题,“而我要说是,因为本班的同学们普遍数学从一开始就不太好了,所以我想不按照学校统一的节奏,而是从必修一开始重新为你们讲一次,争取让所有人的基础都打好。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月考时咱们班数学会全体扑街,我想问问你们介不介意和课代表一样考十几分?不介意的话我就按我的节奏来教了。”


全场寂静,似乎是没想到还能这样教书,也似乎是担心以后会完全跟不上别人。


唯有一个勇者铿锵有力地回答了。


考十几分的课代表孙翔同志大声说:“不介意!”


叶修差点不能把持住,脸都抽了才忍住了笑。


其实班里的人本也是随性的,否则不会放任自己堕落成被大家示威问题学生的存在。此时见孙翔都毫不怀疑叶修了,便也随便说了声不介意。


于是叶修叫他们都找出必修一的书本来,在这期间他还絮絮叨叨:“我不知道你们是因为什么才来到这个班,也不知道你们打过多少架骂过多少人被看得有多无可救药,我现在只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帮助我,我想实现这个目标。”


大家抬头看向班主任,见他脸上没有什么澎湃神色,但说出来的话却一下一下敲击着他们的心:


“我要让你们成为最令人瞩目的存在,我要让你们的闪光点都被所有人看到,我要让你们惊艳所有看不起你们的人。”








🌸🌸🌸



那……那个……我是不是失宠了,你们能不能继续宠爱我呀,需要你们爱的打尻(尻:我疼

评论

热度(9015)